灰度测试怎么玩?

微信最近“增加”了两个小功能,一个是「搜一搜」,另一个是「看一看」。之所以在增加上加了引号,是因为这两个并不算新功能,「搜一搜」的功能在原来的搜索框内可以完成,「看一看」也就是原来搜索页上的「朋友圈热文」。但推出这两个小功能的媒介——「实验室」,却是微信上实打实的新功能。

实验室这样的灰度测试在很多产品上都有先例,平台级的例如 iOS 上的 Testflight、Google Play 的 beta test;也有应用级的例如即刻的 3.0 实验室功能、Chrome 的测试版本等等。灰度测试有诸多好处:方便验证需求、小规模测试效果、预热舆论方便推广等等。这些好处不必详述,但灰度测试并非万能,本身也具有一定的缺陷和误差。

从验证需求的角度上说,灰度测试通常是需要用户主动申请的,而愿意参与灰度测试的大多本身就具有较鲜明的用户特征:愿意尝试新功能、对产品忠诚度高、对新功能可靠性的容忍度高、愿意提供用户反馈等等。这样的用户群体很可能不能完全代表所有用户群体的意见和态度,尤其是像微信这样用户量庞大、用户特征复杂、覆盖各年龄层次教育水平的“大产品”。参与灰度测试的用户喜欢的功能普通用户可能根本不买账,测试用户反感的普通用户也可能非常需要。

从用户体验上说,普通用户对于灰度测试不会非常乐观和欢迎,有些用户觉得这样的形式是将用户作为小白鼠,是产品对用户的不负责任。另外,在很多用户的想法中,测试意味着不稳定,甚至意味着不安全。因此灰度测试可能会影响普通用户对于产品的信任感。

从行业竞争角度上说,灰度测试也可能过早暴露产品迭代方向和战略倾向,让竞品有机可乘,甚至在功能正式上线之前就被竞品复制,导致错失商业良机。

震惊!为了考个研他竟然…

震惊!为了考个研他竟然阉割了他手机99%的功能

回想考研过程,现在依然历历在目,不妨说说那段时间有趣的事情。

第一次考研的失败,总结原因很大程度上玩手机成瘾,枯燥的看书过程让我很难抵挡手机的诱惑。所以这也让我在这次决定考研时痛定思痛,决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误,坚决抵制手机带来的惰性。

那具体怎么做呢,之前不是没有做过各种戒手机的尝试:从最轻度的勿扰模式、飞行模式,到稍微严苛一点的 App Detox 之类的戒瘾应用,再到手机关机放包里之类的物理隔离,都试过,不过都没达到预想效果。我其实心里清楚,除非手机上完全没有能玩的东西,不然我都没法集中注意力在书本上。即便卸载了所有第三方应用,光是一个系统自带的浏览器我都能玩一天!

这或许是一个手机 Hardcore 玩家的悲哀,能发掘手机的每一寸用武之地,不过同样也是因为 Hardcore,我也知道怎么完全的自断后路。

显然,第一步一定是卸载所有第三方应用(当然,除了微信之外,在当今中国,没有微信跟没带手机没什么两样)。由于我有 root 手机的习惯,所以第二步我卸载了系统自带的各种软件,包括 Chrome 浏览器、 应用市场 Play Store、Google Keep、Google Map、Youtube 甚至 Google Search。

刚开始我觉得这样应该差不多了,手机上除了微信已经没有可以联网的应用。用了两天我发现我还是太低估了自己贪玩的程度。这两天里,我的确没别的东西玩儿了,但仅仅一个微信,我也能玩出花来。首先是朋友圈,其实我一开始是在设置内关闭了朋友圈的功能,但只要“能”开启,我还是没法控制自己。再一个,微信内自带了浏览器,我发现只要自己给自己发链接,就几乎可以完全将微信作为一个全功能的浏览器使用!内置搜索里面的朋友圈热文也可以一定程度上代替新闻阅读类软件!这岂不是让我回到了原点?!其实我觉得这也不能完全怪我,这个锅扣在微信上也情有可原,谁让它把什么功能都往应用内塞,才使得我这个 Hardcore 用户发掘了呢(别说出来,我知道这是自欺欺人。

好嘛,这样也不够,那还得下狠招。这自然难不倒我这样的 Hardcore 用户,没关系,我还有后手,这时候只能祭出大杀器 My Android Tools(以下简称 MAT)。MAT 的强大之处在于,作为一款需要 root 权限的应用,它可以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禁用应用内的部分 Activity、Services 或者 Broadcast Receiver,同时不影响其他功能的正常运行。这对我现在的处境无疑十分合适,于是我使用 MAT 禁用了微信的朋友圈、内置浏览器以及内置的搜索功能,甚至连表情商店和扫一扫这样的无害功能也没放过。做完这一切,我卸载了 MAT,我知道它留在手机里只会让我一次次忍不住再将他们一一解除封印。

看着这样的手机上的这样的微信,我的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围笑。怀揣着这样的手机,我的确对他没有了一丝的兴趣,我终于可以好好的、没有一丝挂念的坐回书桌,继续我的考研大业。

人的确是有惯性的,这么做一开始自然是浑身不舒服,对这样完全没有玩头的手机非常不适应,但时间长了就习惯了,慢慢的玩手机也不再是一件必须的事情。朋友圈?不存在的。时间长了我真的不再 care 朋友们发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甚至在考完后,我装回所有应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再像以前那样时时刻刻捧着手机看,也不再有之前的手机瘾了。

Conversational UI 的前身今世(上 · 返祖)

2016 年可以称得上是 Conversational UI(对话式界面)爆发的一年,不论是具有聊天机器人的各路 IM 应用(如 Google Allo、Telegram、Facebook Messenger),还是各类 AI 助手(如 Siri、Google Assistant、Cortana),都像约好了似的都用 Conversational UI 实现了他们的功能。一时间 Conversational UI 也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一时间,Conversational UI 也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

纵观人机交互的整个发展历程,经历了物理指令、终端命令、图形界面几个阶段。最初的物理指令包括电路指令和后期的打孔纸带命令等,后期的纸带命令其实只是显示器出来之前出现的终端命令雏形。在个人电脑出现以后主要就是终端命令和图形界面的时代。

终端命令行,对于现在的大部分普通用户来说应该已经非常陌生,它是一种非常原始的人机交互接口,用户通过特定格式的文本向电脑发出指令,电脑接收指令后执行相关操作并以文本形式返回结果或输出错误信息。不论效率,这样的交互方式对普通用户是非常不友好的。想要使用这样的计算机,不记下几十个常用命令几乎是寸步难行的,记忆成本无疑抬高了使用门槛。密密麻麻的返回结果文本需要用户有极佳的耐心和视力,以便找到想要的内容。这样的人机交互被时代淘汰是必然的结果。

终端命令行

图形界面一经推出,便被认为是个人电脑的救星。人类终究是视觉动物,可视化的界面、曾经熟悉的文件夹、按钮等等图标给了用户极强的安全感,鼠标的点击和移动也给了用户真切的操作体验。用户终于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操作的对象,也能明明白白地知道操作的结果。如今不论是电脑、手机或者其他电子终端,几乎都在使用图形界面,很少有人还能记得当初命令行的样子。

图形界面发展到今天,依然生机勃勃,但随着信息量爆炸式的增长,某些场景传统的图形界面暴露出一些缺陷:冗余信息的重复、有效信息难以提取、信息排版的重要性与日俱增、难以给用户提供更具针对性的信息。

行业的先行者们将目光又回到了被时代抛弃的终端命令上,慢慢形成了现在的 Conversational UI。或许最早的尝试来自自动短信服务的时候,向运营商号码发送 CD(或者“菜单”),运营商回复所有的菜单和相应编号,用户再根据编号完成各类操作。这是 Conversational UI 的雏形,也对日后的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后来的 IRC bot 之类的应用场景本质上跟自动短信服务没什么区别,只是运用在了互联网服务上。

真正推动了整个行业对 Conversational UI 运用的,一是腾讯微信,二是 Google 推出的 Google Now 服务,三是 Apple Siri。

先说微信,微信在推出服务号之后,提供了一种类似过去短信自动服务的自动信息推送和信息查询服务。以银行公众号为例,进行消费后给用户自动发送消费详单,用户也可以发送相关关键词查询账单等等。和短信服务不同的是,微信将信息很好的筛选和排布:突出有效信息,减少冗余无效的信息,最大程度的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不造成巨大的视觉压力,但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变化。

微信公众号提供的提醒和查询服务

而 Google Now 则相比于此更进一步,一方面,Google Now 自动识别用户收到的 Gmail 邮件中的内容,将关键信息提取并转换成对用户更友好的、更高效的卡片显示方式展示出来。另一方面甚至对于用户可能的后续需求进行预测和先行提供。比如:提取用户网购订单的确认邮件,提取订单号和商品信息,并自动查询发货信息和提供订单追踪信息。这样一来不仅满足了用户的当前需求,更满足了用户可能的后续需求。

Google Now 提供的多种信息卡片

而对于 Siri,它的出现是极大程度的影响了其他类似产品使用 Conversational UI 的趋势。Siri 作为虚拟智能助手,跟用户的交互采用了对话的形式,从形式上给了用户亲切感,不再是冷冰冰的机器,而更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对象。功能上,Siri 也比以前的“伪·人工智能”有了巨大的进步,主要体现在对前后文的识别和记录上。Siri 提供的信息不再是固定不变的,而会考虑用户指令的前后文,针对性的提供更准确更有效的信息。

Siri 的对话式交互和前后文语音分析

回过头看,从形式上,Conversational UI 让人想起那已被时代淘汰的终端命令行。同样的一问一答、同样的对话式交互。不一样的是,Conversational UI 相比与命令行更现代、更平民化,清晰易懂的图形界面和自然语言的识别极大地降低了使用门槛,而且获得的回复也不仅局限于文本,甚至可以包含图片、视频、链接和地图。可以说,Conversational UI 是人机交互发展中的一种返祖。这没什么不好,淘汰的东西未必全都是糟粕,也许只是由于技术的限制而埋没了他们真正的价值。技术有了进步,过去的精华可以被吸收,也必将绽放出更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