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真的没法驱动产品

曾经我经常抱怨日常使用最频繁的应用设计不佳、交互不先进,但跟普通用户交流的越多,看市场上产品越多之后会发现,设计本身并不能真正驱动一款产品。前有 Path,后有 Facebook Paper,都是因其设计极优秀而风靡一时的产品,然而现在 Path 半死不活,Paper 已被关停。

Path 的扇形弹出菜单和滚动的是时间线都曾被奉为移动应用设计中的优秀典范,但很快其他应用也开始抄袭、借鉴,设计上的优势很短时间就被其他竞争对手追平,而其内在羸弱的产品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留不住浮躁的用户。

Facebook Paper 的失败的原因与 Path 不同,Paper 优秀之处在于其优秀的交互和丰富精致的动画,在他运营的几年时间里确实没有任何一款产品做到这样的效果,设计上的巨大优势直到其关停都一致存在。但 Paper 相对复杂且与普通应用之间使用习惯的巨大差异将这个产品的使用门槛提高了很多,虽然配有比较完善的手势教程,但对于习惯了其他应用的普通用户来说,学习一套全新的操作方式是困难的、费时费事的。这导致了 Paper 评价的两极分化,一部分 Hardcore 用户觉得 Paper 是应用交互的未来,而绝大多数的普通用户却觉得 Paper 是反人类的试验品。直到去年被关停,用户数量也只占 Facebook 应用的相当小比例。

并非说设计是不必要的,但一个产品真正的产品力来源于其对用户需求的充分满足,好的设计应是在此基础之上的锦上添花。在一个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互联网行业,只有更好的完善产品的功能性、提高产品核心产品力,才能真正做好把握市场、栓牢用户。

让用户“觉得”你的产品加载得很快

即便网络环境越来越快,加载时间越来越短,应用在加载中短暂的过程中也会对用户心理产生微妙的影响。如果在加载过程中完全不显示状态,用户可能会认为应用卡死而产生对应用质量的怀疑。

为了解决这种情况,通常的做法是在加载过程中的空页面上展示一个简单的加载动画,以提示用户应用正在加载,安抚用户心理。这种方式是一种显性的加载过程提示,可以广泛使用在各种场景的加载过程中。

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应用尝试另一种加载形式,即不显示明显的加载动画,而使用一个假的应用框架图片替代空页面,待加载完成后替换为真实界面。这种方式适合结构化的界面、移动网页等场景,使用这种方式的包括 Facebook 的信息流、iOS 系统应用的首次打开加载等。这样的形式是一种更隐性的加载过程,相比于空页面,与真实界面相似的假应用结构图对用户更友好,用户的焦虑感也更低。

家长帮 App 的学堂模块由于使用 H5,加载速度难以保证,并且其界面的结构也是固定的结构化样式,可以尝试使用一张第二种加载指示形式,降低空白界面给用户造成的困惑,保证模块之间用户体验相似。

Conversational UI 的前身今世(上 · 返祖)

2016 年可以称得上是 Conversational UI(对话式界面)爆发的一年,不论是具有聊天机器人的各路 IM 应用(如 Google Allo、Telegram、Facebook Messenger),还是各类 AI 助手(如 Siri、Google Assistant、Cortana),都像约好了似的都用 Conversational UI 实现了他们的功能。一时间 Conversational UI 也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一时间,Conversational UI 也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

纵观人机交互的整个发展历程,经历了物理指令、终端命令、图形界面几个阶段。最初的物理指令包括电路指令和后期的打孔纸带命令等,后期的纸带命令其实只是显示器出来之前出现的终端命令雏形。在个人电脑出现以后主要就是终端命令和图形界面的时代。

终端命令行,对于现在的大部分普通用户来说应该已经非常陌生,它是一种非常原始的人机交互接口,用户通过特定格式的文本向电脑发出指令,电脑接收指令后执行相关操作并以文本形式返回结果或输出错误信息。不论效率,这样的交互方式对普通用户是非常不友好的。想要使用这样的计算机,不记下几十个常用命令几乎是寸步难行的,记忆成本无疑抬高了使用门槛。密密麻麻的返回结果文本需要用户有极佳的耐心和视力,以便找到想要的内容。这样的人机交互被时代淘汰是必然的结果。

终端命令行

图形界面一经推出,便被认为是个人电脑的救星。人类终究是视觉动物,可视化的界面、曾经熟悉的文件夹、按钮等等图标给了用户极强的安全感,鼠标的点击和移动也给了用户真切的操作体验。用户终于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操作的对象,也能明明白白地知道操作的结果。如今不论是电脑、手机或者其他电子终端,几乎都在使用图形界面,很少有人还能记得当初命令行的样子。

图形界面发展到今天,依然生机勃勃,但随着信息量爆炸式的增长,某些场景传统的图形界面暴露出一些缺陷:冗余信息的重复、有效信息难以提取、信息排版的重要性与日俱增、难以给用户提供更具针对性的信息。

行业的先行者们将目光又回到了被时代抛弃的终端命令上,慢慢形成了现在的 Conversational UI。或许最早的尝试来自自动短信服务的时候,向运营商号码发送 CD(或者“菜单”),运营商回复所有的菜单和相应编号,用户再根据编号完成各类操作。这是 Conversational UI 的雏形,也对日后的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后来的 IRC bot 之类的应用场景本质上跟自动短信服务没什么区别,只是运用在了互联网服务上。

真正推动了整个行业对 Conversational UI 运用的,一是腾讯微信,二是 Google 推出的 Google Now 服务,三是 Apple Siri。

先说微信,微信在推出服务号之后,提供了一种类似过去短信自动服务的自动信息推送和信息查询服务。以银行公众号为例,进行消费后给用户自动发送消费详单,用户也可以发送相关关键词查询账单等等。和短信服务不同的是,微信将信息很好的筛选和排布:突出有效信息,减少冗余无效的信息,最大程度的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不造成巨大的视觉压力,但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变化。

微信公众号提供的提醒和查询服务

而 Google Now 则相比于此更进一步,一方面,Google Now 自动识别用户收到的 Gmail 邮件中的内容,将关键信息提取并转换成对用户更友好的、更高效的卡片显示方式展示出来。另一方面甚至对于用户可能的后续需求进行预测和先行提供。比如:提取用户网购订单的确认邮件,提取订单号和商品信息,并自动查询发货信息和提供订单追踪信息。这样一来不仅满足了用户的当前需求,更满足了用户可能的后续需求。

Google Now 提供的多种信息卡片

而对于 Siri,它的出现是极大程度的影响了其他类似产品使用 Conversational UI 的趋势。Siri 作为虚拟智能助手,跟用户的交互采用了对话的形式,从形式上给了用户亲切感,不再是冷冰冰的机器,而更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对象。功能上,Siri 也比以前的“伪·人工智能”有了巨大的进步,主要体现在对前后文的识别和记录上。Siri 提供的信息不再是固定不变的,而会考虑用户指令的前后文,针对性的提供更准确更有效的信息。

Siri 的对话式交互和前后文语音分析

回过头看,从形式上,Conversational UI 让人想起那已被时代淘汰的终端命令行。同样的一问一答、同样的对话式交互。不一样的是,Conversational UI 相比与命令行更现代、更平民化,清晰易懂的图形界面和自然语言的识别极大地降低了使用门槛,而且获得的回复也不仅局限于文本,甚至可以包含图片、视频、链接和地图。可以说,Conversational UI 是人机交互发展中的一种返祖。这没什么不好,淘汰的东西未必全都是糟粕,也许只是由于技术的限制而埋没了他们真正的价值。技术有了进步,过去的精华可以被吸收,也必将绽放出更耀眼的光芒。